審判太陽

文字令人放鬆
文字令人愉悅
文字倘佯世界

求文

想求一篇文

纲吉一開始就是瓦利安首領,而Xanxus是家族首領…
似乎是主V27的…

之前看了忘了收藏
求看過的大大能告訴我這篇文
這次一定收藏!拜託了!

求文

All黑文

不確定是不是在lof上看到…

黑子是bl作家,出車禍重生,重生後(帶有記憶)在幼稚園和紫原、綠間認識、在公園和赤司認識…重生前最後相遇的人是黃瀨…

突然找不到這篇文,求有印象的大大告知!!QAQQ

求文

印象中有一篇地府paro的all叶文…
只記得韓文清是黑無常,張新杰是白無常
好像有結局又好像沒完結 Orz
請問有人看過嗎?
還是我記憶出錯?@@

原來那個學弟也會吃醋 (雷格)

心情高昂地哼著歌,一蹦一跳往辦公室前進。

今天可是那個大日子啊∼想到某個畫面,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好在走廊沒有半個人,否則這副模樣被看見他就準備被校長老頭挖個地洞埋起來了。

罪名:破壞學院吉祥物形象。

“哦∼我心愛的巧…你…你怎麼在這?!”

推開門,隨即入目那一大袋像山的物品他很熟悉,但誰來告訴他,坐在他吃甜點寶位上的那個人這個時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雖然那個人現在在做的事很令他高興啦…

“來找你。” 頭也不抬地,手飛快在一張張文件上批閱著。

“你怎麼進來的?”

“通行證。”

“嗯?” 要進入學生會辦公室的確要通行證沒錯,但他怎麼不記得自己有拿通行證給他過?

仿佛察覺到他的疑惑,少年雙眼依舊沒離開紙張,伸手往旁邊一摸,將桌上的證件遞到他眼前。“暴風學長給的。”

證件持有者:雷瑟.審判

身份:忘響學院大學部學生會長老公(附註:忘響學院高中部三年級)

批准人:忘響學院大學部學生會長(特批)

“…”

特批?特批個頭!誰特批了?!

“死喔!!!”

“不用叫了,暴風學長今天不在。” 完全預料到他的反應,少年平靜地繼續手上工作。

火大地把證件摔回桌上,不行,他需要甜點恢復理智!

哼哼,愛改文件就讓他改吧。

雙眼倏地閃閃發亮轉了個方向,如餓狼瞧見小綿羊般,目光熱烈地快把旁邊那個袋子燒出一個洞。“巧克力∼巧克力∼快投入我的懷抱吧∼哦我的巧克力∼”

興奮地拿出第一個…咦?奇怪?

往下翻出另一個…不是吧?

不信邪地往下挖…啊勒?

“這是怎麼回事?!!?”

“收件人:雷瑟.審判。” “小帥哥學弟收。” “給帥氣學弟。” “To會長的帥氣小學弟。”…

為什麼…為什麼巧克力全部都是那個人的!!!

“雷瑟!我的巧克力呢!!”一定有鬼!快要噴出火的雙眼直刷刷轉移目標。

“沒看到。” 好似完全不關他的事,少年一個直球回擊。

“騙人!快說你把我心愛的巧克力怎麼了!!”

“那邊那麼多夠你吃了。”

“那是給你的!”

哼哼,想他格里西亞.太陽,風度翩翩美少年一枚,擁有光明前途大好青年一枚,才不會去搶小孩子的巧克力呢!又不是沒行情!哼!

雷瑟也不過比他帥了一點、比他高了一點、比他年輕了一點、比他聲音低沉迷人了一點,除此之外,他格里西亞.太陽哪點比不上雷瑟.審判了?!

是說,這些好像就已經頗多了…

“我的不就是你的?” 已然超越他的身影不知何時來到了他身後,輕鬆圈住那人纖細腰肢。

哼哼,賭氣中的人才不理他,雷瑟左他頭就轉右,雷瑟右他頭就往左,偏來偏去就是不看後面那討好的笑容。

好氣又好笑地固定懷中人的動作, “別生氣了。” 一個巧克力在他面前晃了晃。

“要不要?”

眼睛閃過一抹光,仍舊裝作不在意地哼了哼。

“藍莓巧克力哦?”

手慢慢有了動作。

“真的不要?那我給別人囉?”作勢將手舉高,果不其然,原本被定住的人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把搶過那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釣魚用魚餌,釣格里西亞用甜點 —By 雷瑟定律。

“好吃!” 藍眸迸出光彩,完全是他心目中的完美甜度。“你做的?”

“嗯,請寒冰學長教我的。”吻了吻沾有巧克力碎屑的嘴角,真是,有些太甜了呢。

嘛,這傢伙喜歡就好。

在懷裡的人喜孜孜抬起頭的時候,準確地用吻封鎖住迷人軟唇。

隔日—

“呦,我們偉大的太陽學生會長今年也大豐收啊∼”

“啊?”

“滿滿三大袋,果然史上最有魅力的學生會長名副其實呢。”

“啊?”

“不過你幹嘛丟在我們宿舍門口啊?我們又不是你這個甜食控。”

“…”  

滔滔不絕的藍髮男子終於發現不對勁,停下來看著對面那人雙眼越瞪越大的樣子。

“該不會是…噗哈哈哈哈哈。” 藍髮男子笑得直不起腰身,沒想到那個酷酷小學弟也會做這種事啊。

“雷瑟.審判!!!!!”

驚天一吼剛剛好傳入正踏進大學部校園的黑髮少年耳裡,少年嘴角難得勾起明顯弧度。

你只要收下我的巧克力就好了,笨蛋。

學生會長不敗魅力 (雷格)

忘響學院,同時擁有大學部以及高中部的傳統名校,每年擠破頭爭相想進入其中就讀的優秀學子猶如過江之鯽。

忘響學院五點整,總會有個情況準時上演。

“看啊!那個學弟今天又來了呢!”

“是高中部的糾察總長雷瑟·審判!!”

“啊啊!他好帥啊!”

“真的只是個高中生嗎?”

“今天果然又是來找他的吧?”

原先充滿靜謐的大學校園只因一人而沸騰起來。

然而被熱烈討論的人全然不為所動,黑耀瞳眸直直盯著某扇窗。

窗後的人將底下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哎呀呀,真準時呢!” 藍髮男子抱著快遮住視線高度的文件依然笑得一臉爽朗。“會長大人,你的小男朋友來接你了哦。”

坐在桌前的人只顧拼命忙著手上工作。

“哎呀呀,一個女生過去了呢!是個漂亮姐姐哦。哎呀,這次是可愛型的呢。會長大人,再不去的話,你的小男朋友可就要被拐走囉。”

“請閉嘴,暴風書記長。我在忙。”

“得了吧,我們偉大的太陽學生會長。” 藍髮少年直接送了一個白眼。“你的文件都是我!在!改!”

“哼,那是你沒看到。”

“是是是,我只看到你在吃藍莓派,就像現、在!” 終於受不了自家會長手口各一個藍莓派的蠢樣,手一伸領子一提將他一把丟了出去。

“死喔!!” 被迫離開藍莓派懷抱的人發出巨大怒吼。

“去找你的小男朋友要安慰吧∼” 涼涼語氣令外頭的人恨不得砸了這扇門。

不行,校長那老頭會把修理費算在我頭上。

在心裡罵了無數髒話洩恨,映照著夕陽的金髮在轉身時隨風飄逸閃耀。

“嘿學弟,要不要跟姐姐出去玩?” 金髮男子踏出教學大樓第一眼見到的便是如此。

一群女生包圍著少年,各種類型都有,然而少年就是沒有絲毫回應的跡象。

女生們也不介意,她們本來就是逗著他玩的,誰不知道這小帥哥的另一半是那個名聲響徹整個忘響學院的人?

忽然,黑髮少年仿佛捕捉到什麼似地猛地抬起頭。

與此同時,四周此起彼落的尖叫聲爆出。

“啊!太陽學生會長!!”

“會長啊!”

“太陽學生會長!!”

“好可愛!”

“不!是漂亮!”

困難地在人牆中前行的人一一回應著招呼,聽著聽著臉上笑容有越來越僵硬的趨勢。

“好慢。” 黑髮少年向前,接過金髮男子手上的東西。

“我在忙。”

“少騙人了,一定是把事情全部丟給暴風學長,自己在吃藍莓派。”

“可惡!你竟然站在死喔那邊!!”

“帶你去吃藍莓派?”

“好!!…不對!雷瑟你別給我轉移話題!”

夕陽下,慢慢拉長的影子漸漸合為一體,牽在一起的雙手,絕對不會輕易放開。

罪魁禍首叫POCKY (雷格)

*原點番外



"雷瑟,你看你看~"

"嗯?" 望著那人興致勃勃遞到他眼前的長條物,疑惑。"這是什麼?"

"好像叫POCKY的一種餅乾,剛剛甜點店的老闆送我的~他說今天是這餅乾的節日哦!吶吶,要吃嗎要吃嗎~"

"你吃...唔!" 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塞了東西,然後稍稍皺了皺眉,怎麼哥哥吃的東西都那麼甜?

"對了,他好像有吃法...恩..." 那人狀似苦惱地搔了搔頭,"他們怎麼做來著...啊!想起來了!"

少年對那人情緒起伏突然飛漲也見怪不怪,仍在努力嚼著餅乾,忽地一張過度放大的臉就這樣湊了上來。

只見格里西亞微瞇著眼,咬上他還露在外面的餅乾另一端,一點一點吃掉,一點一點接近。

"喀!" 最後一口吃下的同時,兩雙柔軟唇瓣也正正好密合。

"嗯~果然好吃~" 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格里西亞還意猶未盡地將自己和不知為什麼定格的雷瑟臉上的餅乾屑舔了個乾淨。"如何雷瑟?甜點果然最棒了吧~"

少年沉默,唯有眸子越來越幽深。

"怎麼了?好吃到說不出話來了嗎?...咦?你在改文件啊?那我不打擾你啦哈哈~" 感覺有點不太對的格里西亞一小步一小步往後退,背在身後的手碰到門把時,快速180度漂亮完美轉身想離開現場...

孰知少年一個箭步更迅速抓住他甚至把他扛上肩,"哇~放我下來!臭雷瑟!" 以為自己要被抓去改那堆貌似應該在他桌上的文件的格里西亞,手腳並用捶打著依舊不發一語的少年。

眼見雷瑟腳步直直穩穩朝向辦公桌,格里西亞內心開始大聲哀號。

嗚嗚...是誰說有好東西要和兄弟分享啦?他來分享結果怎麼變...

"咦?" 降落在少年腿上的人呆呆看著眼前的人一手抽出一根POCKY放到自己嘴巴,一手拿起電話筒...

"羅瑟尼咬達給隨..." 嘴裡有東西讓他說話不清不楚,然後他瞧見少年臉上笑容越擴越大。

"維達,立刻去買下全城裡那個叫POCKY的餅乾。" 掛上電話,雷瑟此刻的表情,看了會讓人尖叫發抖--女性會尖叫、格里西亞會發抖。

"至於哥哥呢..." 學著格里西亞之前一樣咬上底端,三兩口快速抵達並準確封住屬於他的雙唇。"讓我們來好好研究你說的吃法吧。"

被剝奪抗議權的格里西亞欲哭無淚。

全城...這傢伙剛才是說全城吧....我的嘴巴...





隔日大王子殿下初次親自頒布的命令在忘響國炸了開來。

"嚴禁任何人販售藍莓派以外的甜點(尤其叫POCKY的餅乾)給審判王子,違者大王子會親自讓你體會光明神的美好。(笑)"

佔有慾是從小培養的 (雷格)

*原點番外



如果身為家中老麼,又有2個以上的兄弟,一定會對上面的哥哥們產生崇拜以及好奇。

尤其當與最上頭兩位兄長有著極大年齡差距。

尤其當最上頭的兩個兄長是一對同性戀人。

這個通則完全適用於我們忘響國小王子。



“怎麼了,今天那麼不專心?” 在孩童木劍飛出去第10次的時候,羅蘭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自家麼弟。

“肚子餓?”

搖頭。

“不想練了?”

搖頭。

“想大哥?”

搖頭,又點頭。

“三哥…”

“嗯?”

“大哥和二哥很相親相愛?” 在8歲孩子認知裡,交往=很相親相愛。

“嗯。”

全大陸都知道的事。

“很相親相愛就會親親?”

“…嗯。”

哥哥你們也顧慮一下王宮裡有未成年兒童啊…

“什麼時候開始的?”

“嗯?”

“大哥二哥什麼時候開始相親相愛的!!”

“什麼時候啊…”





時光倒帶。

“雷瑟,看,這是弟弟哦!” 5歲的金髮小男童努力踮起腳尖,伸手戳戳搖籃裡嬰孩軟軟臉蛋,他身旁的黑髮小男童見狀跟著好奇地摸摸嬰孩嫩嫩小手。

Q彈滑溜的觸感讓兩個小傢伙越摸越上癮, “嗚…” 不堪騷擾的小小孩發出細細嗚咽。

“糟了。”金髮小男孩吐吐舌頭,原先在臉上作怪的手改為輕撫嬰孩的頭。“乖哦,羅蘭乖乖哦,我們是哥哥,會保護你的哥哥哦!”

也許是這個聲音太令人信任和依賴,嬰孩真的漸漸止住了哭聲,甚至開始咯咯笑起來。

“雷瑟,看!他笑了!” 欣喜地驚叫著,目光牢牢定在嬰孩身上,自然也沒發現黑髮小男童的沈默。

“啊,是大王子殿下和二王子殿下啊。”保姆們推門而入。“殿下們來看弟弟嗎?”

“嗯!” 金髮孩童用力點頭。“弟弟要喝奶奶了嗎?”

“是的,喝完就要休息了呢。”

“那我和雷瑟先出去吧!” 說完,在嬰孩臉上大力親了一下。“雷瑟我們走吧!”

意料外黑髮小男童竟然紋風不動,眼神死死盯著剛才嬰孩被親的地方。

“雷瑟?”

“…走吧。”



長長的迴廊,只有腳步聲無限放大。

金髮小男孩努力找話題想改變從嬰孩房間出來後就開始彌漫的奇怪氣氛,然而他都快說破了嘴,仍然得不到半點回應。

“到底怎麼了嘛雷瑟。” 面對鬧起脾氣的弟弟,鬼靈精怪的大王子也不得不投降。

“…”

依舊沈默,總不能說因為有了弟弟,把哥哥的視線都搶走了吧?

“雷瑟!” 鼓起臉,他知道弟弟最吃他這招了。

果然。

“你…”

“嗯嗯!”

“…親了羅蘭…”

聽到理由,金髮小男孩非常非常地想…翻白眼。

“他是弟弟!”

“我也是弟弟。”

”他還只是個小嬰兒!” 天,他終於懂什麼叫欲哭無淚。

誰知黑髮小男童抿抿嘴,一個跨步吧嘰一口準確吻上軟軟紅唇。

“這是我的。”

不愧是審判王子,語氣不容反駁。



於是不知道自己挑起二哥佔有慾的小羅蘭成長過程中最不缺乏的就是兩位哥哥的親親畫面。

於是純真的小羅蘭有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何大哥總用哀怨的目光望著他,只知道隔天大哥嘴唇總是會非常腫。

王宮裡的蚊子都好可怕,小羅蘭抖了抖身子。





“三哥∼” 遲遲等不到回應的孩童搖了搖哥哥的手臂。

“很小的時候。”

“跟奇克斯一樣小嗎?”

“不,再更小的時候。”

“那奇克斯也可以跟大哥相親相愛嗎∼?”

“不行哦。” 羅蘭一把抱起幼弟。

“為什麼為什麼∼” 兩手撐著哥哥的雙肩,小孩不服氣地連聲問道。

“因為你會害大哥被蚊子盯上哦。”

“蚊子有什麼好怕的,奇克斯會保護大哥!” 小孩驕傲地挺了挺胸膛。

抱著他的哥哥淡笑不語。

不,那隻專屬大哥的蚊子可是威力無敵啊。




幾日後—

“雷瑟。”

“嗯?”

“你不覺得…奇怪廝最近…” 怪怪的嗎?

埋在文件山裡的人抬起頭,一眼就瞄到那毫無半點跟蹤技巧、探頭探腦的小小身影。

四目相交時,那身影大大顫抖一下,急遽往後縮,殊不知換成下半身從另一邊露出來了。

“沒事。”

“啊,是不是我可愛的弟弟有什麼事想找我這個大哥聊聊呢?可愛的孩子啊∼”

“大哥。”

“嗯?雷瑟怎麼…唔…”

你只要注視我就好了,大哥,格里西亞。



隔日。

“大哥!你的嘴巴怎麼腫腫的?!”

“…有蚊子…”

感冒 (雷格)

*原點番外

夜正深,寂靜的王宮內,一個房間不平靜。 

 

「哈啾—」一隻手從被裡伸出來,在床邊櫃子東摸摸西摸摸,摸到紙巾後馬上縮回去。「唉…」格里西亞嘆口氣,擤了擤鼻子後很沒形象地將紙巾塞進去。 

 

幸好這個樣子不會被任何人看見,否則自己不知道又得上多少次加長版禮儀課了。

今天我們大王子殿下難得想當一次早睡的乖孩子,誰料想剛躺下沒多久噴嚏一連打好幾個停都不帶停的。

 

「哈啾—」又打了一個,格里西亞把身體再往被子裡縮了縮。

 

羅蘭帶著希歐去基辛格找等陽交換情報了,父王美其名考察國情實際上肯定跑去遊山玩水,這次還把兩個小的一併打包帶走,想起自家幼弟抱著自己死活不肯放手,格里西亞不禁笑出來—雖然鼻子塞了個東西讓這笑容看起來有些扭曲。

 

不過等等,這麼說來現在只剩自己和那個人。「哈啾—」格里西亞一個激靈,整個身體都埋在被團裡還不夠似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連頭一起蓋住。

 

弟弟房間就在隔壁,不確定雷瑟睡了沒所以格里西亞盡量不想發出聲音,然而鼻子打定主意跟他作對一樣又是連續好幾個—打噴嚏打到頭昏的大王子完全忘記牆壁是有隔音效果的。 

 

小心翼翼呼吸著,高度警戒加上悶在棉被裡,格里西亞覺得自己快要缺氧,此時變得格外敏感的聽覺告訴他—隔壁門開了。

 

雷瑟怎麼還沒睡?自己丟太多文件給他嗎?還是睡不著?失眠?不舒服?一個個問題砸進腦袋,格里西亞頭更昏了,想要努力集中精神去聽門外動靜,但他真的全身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了,更別提下床一看究竟。

 

「哥哥、哥哥。」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格里西亞覺得自己也許睡著了,更或者悲慘地把自己悶死了,總之當他努力睜開眼,一張焦急臉龐近在咫尺。

 

好不舒服,鼻子仍然不暢通,只能軟軟地讓人攬在在雙臂中。「你怎麼…?」想問他怎麼在這,是被自己吵醒了嗎?還沒說完的問句馬上被打斷。

 

「先別說話,把藥吃了。」半扶著他,小心翼翼將藥丸和水讓他服下。 

 

「你怎麼在這?」不適感稍稍退去,恢復一點力氣的格里西亞望向身旁的人,因為呼吸不順整張臉紅通通的看上去十分委屈。

 

「你還說,」半是怒氣半是擔憂的雷瑟瞧見自家戀人的小眼神瞬間敗下陣來,換了個姿勢想讓人舒服點,「寧願把自己悶死也不叫我嗎?」

 

後怕讓雷瑟聲音又染上怒意,若非懷裡的人現在這副模樣,少年發誓肯定會好好教育一下自己哥哥。 

 

聽見他這麼說,身子還難受著的格里西亞不樂意了,「我還在生病你就凶我…討厭你,你走開。」別人擔心歸擔心還是會先安慰一下,怎麼換成自己這個戀人一出口就罵他,鬧著小彆扭的格里西亞再度把自己捲成個糰子。

 

雷瑟覺得自己很可憐,大半夜跑來給人送藥還得到這種待遇,不過有力氣耍脾氣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 

 

「那我回去了。」拍拍被子示意,腳還邁出不到半步,衣角就被人捉住。 

 

「不能走。」 

 

「怎麼又不能了?剛剛不是叫我走開?」 

 

「現在大半夜的你會吵到衛兵,不要給別人製造麻煩。」

 

「…」 

 

和一張寫滿〝我是為你好〞嚴肅表情的臉互看,雷瑟無語—自己堂堂一個二王子不要被士兵發現還不簡單?

 

「所以我勉強讓你留下。」挪挪身體騰出個空間,煞有其事地拍了兩下床鋪。

 

雷瑟失笑,自己的戀人啊,真是可愛的緊。 

 

順從地躺下一把將人圈入懷中,「下次再這樣要立刻告訴我,聽見沒?」 

 

「嗯…」藥效上來的格里西亞昏昏欲睡,只回應一個鼻音。

 

睡夢中,鼻子好像通了,屬於那個人的氣味,滿溢鼻腔。

求文

求一篇all叶文

國家隊訓練期間葉修變回小孩(貌似穿越?)
表現出很有家教很有禮貌的樣子

片段如下:

1.說想晚一點回去因為如果現在回去是禮儀課時間

2.國家隊成員帶小葉修去遊樂園,小葉修腳步跟不上卻堅持不讓抱,最後是肖時欽把他抱起來

3.吃飯的時候小葉修還沒吃完侍者就來收盤,小葉修加快速度還對侍者說謝謝,喻文州覺得心疼

4.最後似乎是跟王杰希一起睡

突然怎麼想都想不起文章名…拜託各位了 Orz

求文

請問有人看過一篇all叶文叫做(喜歡的人信息素是討厭的東西) (或類似名稱)嗎?
貌似葉修信息素是會根據人變成那個人討厭的食物味道
記得吳雪峰好像是大蒜…?
蠻久以前看的突然想到……@@